第三方电竞赛事已经离聚光灯太远。如今最主流的电竞赛事如英雄联盟、刀塔2的比赛都由游戏厂商主控,并形成自己的赛事体系和生态闭环。拳头中国(英雄联盟开发商)电竞团队负责人叶强生在2017年曾表示,公司已经将旗下最顶尖的联盟战队与第三方赛事进行隔离。

但在近距离观察了在重庆举办的第三届WESG(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后,《三声》认为,对于电竞的整体发展,第三方赛事仍能发挥重要作用。

这项综合性电竞赛事由阿里体育主办,仿照奥运会的办赛模式,不同赛事选手按国家和地区报名,并且分男女子组。根据官方提供的数据,预选赛共有8万人报名,3200人现场观战。

从这届WESG来看,在促进电竞中腰部项目发展和向传统体育靠近两方面,第三方赛事都能发挥积极作用。

在马太效应愈发明显的电竞市场,第三方赛事的首要作用在于,为非头部项目提供了难得的曝光机会。

如果将电竞的发展历史简单分期,可以大致分为第三方赛事主导和游戏厂商主导两个阶段。早期像世界电子竞技大赛( World Cyber Games,WCG)这样的第三方赛事扩大了电竞的影响力,但游戏厂商利用这种影响力建立自身的赛事体系后,第三方赛事也逐渐没落。

早期的电竞项目靠第三方赛事来获得曝光机会,到如今,第三方赛事影响力如何,很大程度取决于主流项目能否参加。头部赛事的屡次缺席,成为众多第三方赛事被诟病影响不足的主因。

但游戏厂商主导的模式有一定的局限性,并非所有电竞项目都能以这种思路展开。电竞的运营成本高昂,一些中小游戏的厂商未必能够承担起赛事的运营工作。

这次WESG将实况足球列为正式比赛项目。赛事的解说员秦源达是中国唯一的实况足球世界冠军,据他介绍,中国队有一段时间在世界实况足球比赛中成绩不错,但由于国内比赛的消失,实况足球在国内逐渐没落。

“现在WESG重新点燃了对实况足球有情怀的人的热情,实况足球开始慢慢复苏。”在此之前,秦源达本来已经远离了实况足球界,但WESG今年的举办,给了自己和这项赛事重新建立联系的机会。

阿里体育也在有意推进这些非头部赛事的发展。对WESG来说,这些中腰部的赛事能够扩大受众群,具有长远的培育价值。本次赛事实况足球解说李宁就认为,实况足球实际上比传统足球比赛更吸引人,因为实况足球的时间短、节奏紧凑,更容易出现精彩进球。

这届WESG引进了相对小众实况足球和虚荣等项目,阿里体育电子体育事业部负责人张锐表示,WESG一直在发掘新的电竞项目:“有的项目可能看似小众,其实有成熟的规则和赛制,甚至是电竞游戏刚刚发展时的雏形。”

第三方赛事和中腰部电竞项目由此可能实现共赢:中腰部项目依赖第三方赛事获得曝光度,第三方赛事则通过培育这些电竞IP来扩大影响力。

第三方赛事NEST承办方,厦门建发集团的副总经理王文怀此前接受采访时将这种局面视为未来电竞发展的方向。他认为目前游戏官方赛事的强势得益于每个项目占有用户的不均衡,是电竞产业处于初期的一种表现。

王文怀认为少数项目垄断市场的局面终将会结束:“当市场上平均分配用户的项目超过5个后,就是第三方赛事商业价值和影响力正式开始回归的时候。”

不够这个阶段来临前,第三方赛事除了培育具有市场潜力的电竞项目,也需要和大的游戏厂商建立深度合作。

WESG此次就引入了炉石传说和刀塔2等多个大厂电竞项目,张锐在媒体通气会上透露,这次比赛暴雪(炉石传说、星际争霸游戏研发商)相关人员来到了现场,双方也在探讨加入暴雪体系内的更多项目。

第三方赛事和官方赛事体系的壁垒仍然存在。这届WESG上,VG战队就因为官方赛事和WESG时间冲突而推出了刀塔2比赛。

好的迹象是,双方都希望打破这种壁垒,刀塔2厂商Valve一向对第三方赛事持开放态度,在2017年就宣布赞助多个第三方赛事,俱乐部参加这些比赛将有机会获得官方赛事积分。

获取广泛的影响力后,电竞希望向传统体育靠拢。腾讯体系内的电竞赛事正在模仿体育联赛,推行主客场制。WESG这样的第三方赛事则走了另一条道路:综合性的项目设置,以国家而不是俱乐部作为代表形式,向奥运会这样的赛事模式靠拢。

诚然,官方赛事体系内也有以地区为单位的世界大赛,但这种赛事往往以俱乐部作为比赛单位,每个地区的代表队伍可以拥有外援。而且官方赛事具有排他性,其他中腰部项目无缘参与。

WESG补上了官方赛事缺失的一环,更多的项目被纳入世界赛竞技范畴。在考虑用户基数和规则完善程度的基础上,项目选择上尽量向传统体育靠拢。以实况足球为起点,赛事方希望纳入更多和传统体育相关的电竞赛事,比如篮球、赛车等。

赛事的举办过程中,阿里体育作为中立的赛事举办方,而不是利益相关的游戏开发商出现,这更符合世界性体育赛事的逻辑。张锐也表示,阿里体育不会自己主动运营游戏,当然在阿里生态内还有阿里游戏存在。

CMEL移动电竞联赛运营商、大唐网络总裁杨勇曾在演讲中谈到中立性的重要性,他认为由厂商主导的电竞头部赛事,容易产生“既做运动员又做裁判员”的矛盾情境,因此中国电竞需要代表中立的第三方机构推动发展。

中立性、多项目之外,更广泛的参与性也是这类赛事的优势。WESG的体系里,参赛者以国家为单位报名。据张锐介绍,WESG强调对所有电竞爱好者开放:“不受俱乐部、名气等因素的影响,可以跟其他人进行公平的竞争。如果你的实力够强、能竞争出来,就可以代表你的国家。”

设置男子组和女子组也是出于这种考虑,当前主流的电竞赛事都由男性选手主导,缺少女性选手的身影。但WESG的这种分组形式,显然更能体现奥林匹克宪章里的要求:“每一个人都应享有从事体育运动的可能性,而不受任何形式的歧视。”

在赛事间隙的采访中,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魏纪中延伸了这个观点,电竞在将来中应该更注重公益性,比如让残疾人获得更多的参与可能;“电子竞技(和传统体育)不一样,只要他们的眼睛能看得见,就都做得到,电子竞技是真的把残疾人和我们正常人放在同一地位。”

影响力上,电竞已经证明了自己可与传统体育匹敌。赛事模式上,腾讯在尝试和NBA、英超类似的主客场制。如果电竞接下来希望更进一步,就需要在商业之外拓展自己的社会属性。这是目前官方赛事欠缺的,也是第三方赛事真正的机会。